• <div id="oeawi"><label id="oeawi"></label></div>
  • <xmp id="oeawi">
  • <xmp id="oeawi"><menu id="oeawi"></menu>
  • <label id="oeawi"></label>
    <menu id="oeawi"></menu>
  • <label id="oeawi"><div id="oeawi"></div></label>
  • <li id="oeawi"><label id="oeawi"></label></li>
  • <menu id="oeawi"><menu id="oeawi"></menu></menu>
  • 文化革命前的原平農校

    文化革命前的原平農校

    陳久平

    在忻縣地區的原平縣有一處農校,是1958年建立的。1960年國家處于困難時期,學校休學,學生回家。1963年又復學。我是1963年復學以后入校的新生。復學以后有三年級的一個果樹栽培專業班,兩個農作物栽培專業班;有二年級的一個農作物栽培專業班,一個植物保護專業班;新招的一年級是一個農作物栽培專業班農8班;一個植物保護專業班植保2班;1964年招了一個農作物栽培專業班,一個植保專業班,一個果樹專業班;1965年招了果6班,植4班,農10、11班。文化革命以前,學校教育很正規,全校的大紅標語都是寫著:培養又紅又專的社會主義接班人。學生要求又紅又專是目標,也是方向。再加上1964年的全國學習雷鋒好榜樣,1965年的政治掛帥和學習毛選,整個學校政治空氣濃厚,學政治,鉆研農業相當認真。

    1

    學校地處原平鎮的西部,距離班村不遠,往西是新修的原平縣縣委政府,再西邊是原平人民醫院,這三個機關并排在一條很長的街道上,互相之間的距離也很遠,中間間隔著許多空地。校門的對面也全是高粱地,沒有任何建筑物。我們從學校去原平鎮要步行五里路,要過一條火車道才能到了,覺得很遠。學校遠離城鎮和鄉村,環境比較清靜。學校的面積很大,周圍是很高的土圍墻。學校的大院里在各科老師的精心設計下,各種樹木、花草、蔬菜、以及各科教學的試驗田布置的非常美觀。據說這座學校曾經是閆錫山的兵營,我也沒有見到過有關資料介紹,只是從建筑格局的的特殊對稱性來觀察,學校確實是一個過去的建筑。從校門進去就是十一眼磚窯洞,中間一眼窯洞是專設的走道。從走道出去就是一個很寬闊的磚結構平臺,這個平臺很整齊,一看就是個訓練部隊的指揮臺,學校也正好利用這個平臺作為指揮學生站隊結合和做廣播體操。從這個指揮臺前進就是一個很大的操場,再往后是學校的大禮堂。跟前是學生灶的廚房。這大操場的兩翼是兩條大道,兩邊全是一樣格局大小一致的磚窯洞。東邊五排,西邊也是五排,廚房后邊還有兩排。這樣的統一規格的窯洞很多,我也沒有詳細去計算,反正全校的學生、老師、教職員工、還有校黨委書記和校長都是住在了這樣一模一樣的窯洞里,沒有任何區別。四排教室也是分布在了學校的東西兩邊。西墻外有一個特別大的體育場,能開大型運動會,學生們進行民兵訓練可以在大運動場上打靶。東門以里是個空曠的地方,擺放著許多鋼筋水泥的殘破梁柱,也弄不清那是些什么地方,學校也不組織清理,我們星期天也去閑逛,那里邊有地下防空洞,學校改造成了菜窖,更有許多神奇的地下設施,直立的水泥建筑,下去從門上進去,里邊好像是關閉犯人的地方,可能是閆錫山修建的地下監獄。后邊有一個高土臺學校修了一個農業氣象觀察場,里面有百葉箱,地溫計,風向標,氣象儀器還布置的不少,還有許多自動記錄儀,學生們要定時去換裝記錄紙。氣象觀察場周圍長了許多酸棗樹,我記得我們上果樹課老師教我們在那里練習酸棗接大棗。校園的東拐上是個很整齊的果園;西拐上是個新式的桃園。最后面是個很大的菜園,那年代也沒有塑料膜,學生們在老師指導下用土打造保護地栽培,進行早育苗,早栽培。學校圍墻內的北門上是住著一個部隊,學校也不讓學生們去干擾部隊,只是學校在文殊莊那邊有個很大的實習農場,學生們去實習農場要走北門才能出去,過路部隊的院子里,知道這是286部隊,部隊在那些大房子里,院里見到的當兵的不多,好像是個修理廠,經常見到的是部隊廚房里做出的豆腐,冒著熱氣,發散著很香的味道??偰茉诳陴捴邢肫瘀那锇讓懙谩抖嘤嗟脑捓铩纷詈笳f到“中國的豆腐很好吃?!睆谋遍T出去,要步行四五里路,過了鐵路,過了農田,才能走到農場,農場面積很廣闊,土地整理的很規范,是按照蘇聯集體農莊的機械作業要求設計的,拖拉機作業是要有標桿作引導的。學校里有專門管理生產的老師,也有鐵牛55拖拉機。農場全是水澆地,楞堰很高很硬實,每年要進行春澆和冬灌。在農場勞動就能看到文殊莊村前的牌樓了。我們每一星期去農場參加一天勞動。去參加勞動時學校會多給吃一個玉米面窩頭。
    學校的校長是復學以后才來的蘭子榮,四十多歲,身體發胖墩實,中等身材,經常是文質彬彬,很嚴肅,對教育工作很認真。教導主任姓郝,是個老年人,耳朵有點聾,可是眼睛很好,對學生的名字都能叫來,經常笑嘻嘻的,看上去很和藹。班主任是任守信老師,第一學期他還帶著化學課,是個很和善的人。語文老師也是一位老教師,名字叫范子余,看上去有六十多歲了,語文講得很有趣。數學是個女老師,河北人,剛畢業的大學生,講數學有點吃力。物理老師是賀祥云,他對講物理能深入淺出,從實用講解,學生們很愛他的物理課。作物栽培老師名叫楊姍姍,是印度尼西亞的女華僑,畢業于太谷農學院,說話像是南方人,講課特別認真,開始講作物栽培緒論,講毛主席的“八字憲法”講了很長時間,完了就接上講水稻,好是南方人對水稻最熟悉,講得很細致,而我們這些北方漢子對水稻卻有點不感興趣。植物保護也是個女老師,名字叫馮果一。李志超老師是帶得遺傳與育種。申鎰老師講植物學。土壤和肥料學先是李九如老師,后來變成了宮老師。這些是教我們的部分老師,其它班的任課老師我就說不上來了。開學第一學期按步就班,遵守作息時間上課。每周要去農場參加一次勞動,主要是收秋,收完秋到了冬天去農場也少了,就是冬澆時夜間去過一兩次。在農校讀書不要學費,學生不需要帶錢,全是國家管。學校還組織文體活動,每周基本能看上電影。學校很重視文藝和體育,認為文藝和體育是學校的兩只眼睛,一定要打出去。當年的《女藍5號》和女排都是體育方面的強項,學校也重視培養女藍和女排,到外面去參加比賽。每個星期日學校要組織學生開文娛晚會。這樣使學校經常是生龍活虎,朝氣蓬勃。
    1964年毛主席號召向雷鋒同志學習,全校掀起做好人好事的高潮,由校團委發動,一個全校學雷鋒的正氣熱潮一浪高似一浪。學雷鋒再加上政治掛帥,政治是靈魂,政治是統帥。學校也邀請一些部隊的政治領導來講政治。一個紅色時代的政治空氣充滿校園。學生都在紅色教育下努力學習專業知識,以學好本領報效祖國為理想和抱負。到了1965年,64屆和65屆的學生都已奔向社會,參加了工作,都當上了干部。這樣作為66屆的學生更加信心百倍,努力學習,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材。1965年課程也不是很緊張了,學校組織學生參加平西工地勞動,這好像是個國防工程,我們也確實不知道是什么重要工程,只是每天去動土方。每天有工地上的解放牌大卡車到校門口接送,我們去了工地上按指定地點挖土方,還有技術人員每天量土方。中午在工地的食堂吃飯,吃完飯就勞動,晚上收工以后卡車把我們送回學校。那年的暑假我也沒有回家,就在工地繼續勞動。暑假勞動是工地發工資的,每天給一元三角錢。一個暑假還能掙四五十元錢,也就夠后半年的零花錢了,也挺有意思。后來我才知道那里是修建戰備油庫。后半年開學就再沒有去工地上勞動。
    后半年我們就進入了三年級了,這是農校生活最后一年了。這一學期,學校駐進了四清工作隊,領導是山西省農業科學院的黨委書記伊鐵石同志,隨行的有青年研究員鄭友山同志。學校和農村不一樣,都是些窮學生,誰也不關心什么四清和四不清,也不和農村一樣進行憶苦思甜,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四清工作隊住在了西邊的窯洞中,也不在學生灶吃飯,學生們一般也見不上,平時也沒有什么關系。
    聽說原平縣也駐進了四清工作隊,是山西省晉劇院。因為有晉劇名演員王愛愛,她帶得所有戲劇用的行頭和大衣箱都放在了原平農校的大禮堂的舞臺上。有時候星期天就會在學校禮堂里唱晉劇。我們這些學生也能隨便進去欣賞。我也是初次享受到了晉劇之美,也聽到了王愛愛的唱腔,也見到了王愛愛的演技,覺得很好,在當年也是一種幸福。
    當年的原平農校是既文明又紅火,也確實是原平的文化陣地,文藝體育相當活躍,學習風氣非常熱烈,校園廣播,黑板報,壁報辦得熱火朝天。那時候全國的玉米雜交種和高粱三系雜交種正從國外引進,不育系,保持系,恢復系的生長發育觀察記載,李志超老師組織的很認真,24小時觀察。學生對專業、興趣,非常熱愛。新的雜交理論和實踐正在應用,一個學農、愛農、投身農業新時代的奮斗熱情正在方興未艾。農作物栽培,病蟲害防治,果樹整形修剪的標準化時代正在這里發揮著新技術的威力,未來的農業新道路在這里已經是曙光初露。
    快樂的學校生活到了最后一個學期了,不久就會畢業,走上工作崗位了。這一學期的主要課程也多是實踐課了。把平時上課的理論上升到實踐認知中,春季開始是土壤肥料的實習,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就中申老師的植物實習課,帶著標本箱,標本夾,標簽到野外采集各種植物標本,認識各種樹木花草的學名,并且實際應用植物檢索表,這個活動還是很有意思,使我認識了許多樹木花草和野生雜草。
    這一年的政治空氣特別高漲,天天有學毛選的典型報道,也有學毛著的積極分子講演,毛澤東思想是糧食、武器、方向盤,是戰無不勝的。要求活學活用,用在那里那里靈。我記得聽一個學毛選積極分子介紹,他下鄉餓的在路上走不動了,就念毛主席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念起語錄就有了精神,就不餓了,就有了動力了。學校也組織到忻縣地區參觀全國學毛選積極分子的典型展覽。我記得在忻縣參觀完黃祖示學毛選展覽后,在返校的火車上行到過了忻口站,火車突然中途停住了,在車玻璃上發現有人臥軌了。后來知道那是我們班的宋有貴同學臥軌了。宋有貴是休學前就當了兵的學生,個子高高的,去年復員了,又復員到我們班繼續讀書(同時和他一起復員回班上的還有劉新義同學)。他上課經常穿著軍裝,很特殊。他在部隊得了腎病,一直在醫院住院治療,他的腎病很嚴重,看來是治不好了。他對重病纏身想不通,所以選擇了這樣一條不歸路。同學們知道后很痛心。
    這一年的報紙雜志也處處出現各種批評歷史的文章,批《海瑞罷官》、《清宮秘史》。有的報紙連續批三家村夜話,批開了吳晗鄧拓廖沫沙。批包公,批岳飛。在文化人的筆下誰也能批,人們也難以分清誰對誰錯,看見誰也說的有道理。
    到了夏季我被抽到了小麥銹病調查,我也記不清當年是誰在一起調查的,我只記得我是在忻縣的奇村、楊湖、石家莊三個村作小麥銹病調查的,步行去了村里,那時候全是靠步行,學校的書記校長出行都沒有小車,農村正在四清期間,農村管理很規范,我們到了村里有隊長接待,給安排住處,天天吃老百姓家的派飯,學校給帶的飯錢和糧票,吃完飯給人家一斤三兩糧票,三角錢。吃派飯時也能碰上嵐縣在奇村搞四清的四清工作隊員。吃過早飯就上地進入麥田進行銹病普查,手持一把卷尺,進地進行五點取樣,每點取一平方米,爬在地里數株數,數分蘗,數成穗,數葉銹,數條銹,數桿銹,心里記著順口溜:葉銹整齊條銹亂,桿銹是個大紅班,很細致,很認真。普查結束以后回忻縣招待所寫總結報告。
    小麥銹病調查結束以后,回校進行了畢業考試。在一個熱辣辣的中午,在學校的禮堂里吃了一頓畢業會餐,會餐只有兩個畢業班的學生,菜也很簡單,全是些青蔬綠菜,沒有肉,沒有校領導參加,也沒有任課老師參加,就是我們的班主任老師王必華也沒有去,也沒有舉行畢業典禮,也沒有進行畢業留念照像合影,氣氛非常清閑沉靜。桌上放著紅酒,那天我喝了半碗紅酒,那頓紅酒喝得我頭痛了一個下午,很不痛快,獨自躺在學校后邊菜地的地埂上被涼風吹到了晚上。其它同學有什么活動,我是一概不知。過了沒有幾天,就在報紙上有了5.16通知,全國文化大革命開始了。

    來源:忻州記憶

    相關內容
    男女网站|人人鲁免费播放视频|亚洲ⅴa在线va天堂va|高潮精品呻吟久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