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oeawi"><label id="oeawi"></label></div>
  • <xmp id="oeawi">
  • <xmp id="oeawi"><menu id="oeawi"></menu>
  • <label id="oeawi"></label>
    <menu id="oeawi"></menu>
  • <label id="oeawi"><div id="oeawi"></div></label>
  • <li id="oeawi"><label id="oeawi"></label></li>
  • <menu id="oeawi"><menu id="oeawi"></menu></menu>
  • 尋找忻州古城里的紅色記憶

    今年“七一”前夕,正逢中國共產黨百年大慶漸進高潮之際,我們忻府區文友一行數人,多次去忻州古城瀏覽,考察,到大東街,往財神廟,進秀容書院,登山長院,徘徊在古城墻,走進戰火紛飛的革命年代,尋找忻州古城里的紅色記憶,探求其歷史文化,以緬懷先賢的革命精神,啟迪后世,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中華民族的崛起而努力奮斗。

    愛國熱情點燃忻縣中學

    1931 年“9·18”事變發生后,日寇鐵蹄踏進我東三省。這個不幸的消息傳到忻縣古城后,激起了忻縣中學不少學生的義憤。忻縣中學是由過去忻州秀容書院和新興學堂改制而來,是忻州屈指可數的名校,校內的老師和學生普遍具有較高的政治素質和文化水準?!?·18”事變,不僅改變了他們對國家的認知,而且也使得他們的思維從過去的埋頭苦讀了走了出來,開始關心國事,要求抗擊日寇的呼聲,就由這里的個別老師和學生推動,響徹忻州古城。1931年底,太原中學生穆光正因為宣傳抗日,請愿罷課,遭到國民黨山西省黨部槍殺后,忻縣中學生們群情激憤,一舉搗毀了忻縣國民黨黨部,聲援太原罷課。1932年春天,忻縣中學生張選青還被選派為山西省抗日聯合會代表赴西安參加抗日請愿活動。

    1932 年冬,受在太原宣傳抗日的共產黨員宋繡(忻州直道溝人)和張耀華(江蘇寶應縣人)的影響,忻縣中學生劉安甫認真閱讀了宋繡和張耀華寄給他的抗日宣傳品(報紙和書籍),認識到只有中國共產黨才是中華人民的希望,才能領導人民抗擊日本帝國主義。他們在學校默默宣傳抗日,遭到校方的警告。1933年5月,共產黨員吉鴻昌和愛國將領馮玉祥、方振武率領國民革命軍第29軍教導隊北上抗日,路徑忻縣古城,在古城和忻縣中學發表了抗日演講。同年7月,在北京師范大學任教的共產黨員肖鎮青(忻縣六家莊人)轉回忻縣中學任教,他教學之外,支持學生的愛國主張。

    1934 年春,忻縣中學學生劉安甫、張志遠、趙書文、姜時澍、王際康、田豐裕、宿培玉、賀黃治秘密組織了忻縣民族武裝自衛會。暑假開學,在共產黨員、崞縣人郭景儀介紹下,劉安甫、宿培玉、周金科等三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立了忻縣中學黨支部,劉安甫任支部書記。不久,又發展了張國瑞、王際康、邢萬昌、田豐裕等四個學生入黨。支部成立后,他們及時宣傳黨的抗日工作,在學校及城區張貼傳單,標語,成為活躍在忻州的一支重要的愛國力量,成為忻縣最初的革命火種,好多學生在抗戰爆發前夕,陸續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抗日英雄沖出古城監獄

    1937 年11月4日著名忻口戰役發生后,11月6日日軍占據忻州城。忻縣人民在晉綏邊區和晉察冀邊區八路軍的領導下,成立了革命組織,與強敵展開了殊死斗爭,最終經過八年抗戰,戰勝了日本帝國主義。趙正午就是在我黨培養下,涌現出來的革命英雄,抗日典型。

    趙正午,忻府區北義井鄉安邑村人,從小出生貧苦。1937 年底,東忻縣在晉察冀邊區的指導下,成立了由民兵組成的人民武裝自衛隊——忻縣連。從小飽嘗家國苦難的趙正午毅然報名參加。1938年6月,忻縣連改編為基干自衛隊,負責抓捕漢奸、襲擊敵人炮樓、為黨報送情報等工作。1939年初,根據東忻縣(忻口戰役結束后,忻縣以北同蒲鐵路為界,劃分為東、西兩個戰略區,路東稱東忻縣,屬第一行政區;路西稱西忻縣,屬第二行政區)形勢發展的需要,東忻縣基干自衛隊改稱東忻縣公安警衛隊,其主要任務是看守犯人、配合東忻縣縣委工作、打擊小股敵人武裝等。1940年春,抗戰形勢異常殘酷,為進一步加強東忻縣抗日武裝力量,又從忻縣警衛隊中抽調人員,并吸收青年民兵參加,組建了東忻縣基干游擊隊,又稱“基游隊”。1940年夏,東忻縣基游隊已成為擁有百人的武裝力量,下設三個中隊,由于趙正午在兩年多來的工作表現突出,出任中隊長,負責開展東忻縣的敵后工作。

    由于趙正午作戰機智勇敢,神出鬼沒,多次打擊日寇,在忻縣日寇聞知他的名字,都會膽顫心驚,對他恨之入骨。1941 年12月4日,冷風刺骨,趙正午回家探望母親,并和村干部交談抗日工作,不小心被村里的漢奸發現,報告了日軍。夜半,他從村長家里出來,走到村十字路口小賣部,準備離去,前往令歸村駐地,被化裝的幾個鬼子將他抓捕,當晚投進忻縣古城東街的憲兵隊,進行審訊,雖經嚴刑拷打,敵人未獲得他一句口供。

    在監獄里的40 多天的時間里,他聯系被拘押的愛國分子,抗日難友。他敏銳地發現,敵人的監獄管理并非天衣無縫,內部破綻也還不少,于是堅定了“活著出去的信念”,默默組織了越監行動。1942年1月中旬的一天夜里,在他們假扮的“凍死人呀”的吼聲和跺腳聲的掩護下,他們用剪刀猛刮鐵鎖提系,用木柵欄拗斷了腳鏈的鏈條,將監獄門打開。由于監獄門有內外兩層,出了內門后,出不了外門,趙正午當即要難友們搭人梯出監。這樣70多名難友成功越獄,乘夜返回東忻縣抗日駐地,而趙正午越獄的真實事跡,被忻縣廣大人民群眾所流傳,神話,民間又稱“趙正午炸監”;更有甚者,忻縣人民在后來把他比作《平原游擊隊》里的抗日英雄李向陽,或者把他干脆叫做“忻縣的李向陽”。作為抗日的革命英雄,他在忻縣深入人心的程度可想而知。

    1

    財神廟談判揭露國民黨反動陰謀
    1946 年1月10日,國民黨政府在全國人民要求和平反對內戰的壓力之下,被迫簽訂了停戰協定。3月下旬,我東忻縣縣委接到晉察冀二分區的指示,要求盡快做好與忻縣國民黨進行談判的準備工作。為掌握國民黨破壞和平謀求內戰的種種陰謀,4月15日,東忻縣在董村鎮召開萬人大會,揭露了國民黨軍隊對人民群眾的野蠻踐踏,堅定了我黨代表們與敵人談判的決心和信心。4月16日上午,談判正式在忻縣原商會財神廟舉行。我方代表是晉冀二專署民政科長郭固邦、東忻縣縣委副書記齊壽良、縣武裝部長趙融厚、公安局長趙培民、財政科長張振邦、縣政府秘書陳江和敵工干事劉明煌等7人。
    我方代表從董村鎮出發,途徑東石村,進忻州古城東門,沿著大東街,最后到達財神廟。途徑東石村時,看到國民黨軍隊正強迫百姓們緊張地修筑炮臺,還看到進東城門后,國民黨軍隊在城內荷槍實彈,戒備森嚴,根本沒有和平談判的氣氛,因此在談判前就對國民黨導演的“真內戰,假和談”有了一定的思想準備。
    這次談判主要圍繞三個方面進行:一是實施停戰協定;二是根據實際情況劃分敵我雙方的地域界限;三是派聯絡員處理地域糾紛。我方還想就涉及百姓生活的自由貿易、市場發展等議題進行談判,但由于第一個問題——實施停戰協定就爭執不停,不能達成一致意見,只好休會。
    4 月17日上午艱苦的談判繼續進行。我方想緊抓住停戰問題達成協定,但敵方卻由于違反停戰協定的事實歷歷在目,不愿在這個協定上多說,故而轉向第二個議題———雙方所占的地域界限問題。我方根據所占地域界限以雙方停戰時所占地域為標準,據理駁斥敵方觀點,敵方混攪蠻纏,不予認可,雙方只能再次休會。
    一周的談判就這樣在爭執中度過,我方代表在談判中看到敵人想通過談判拖延時間,以備內戰的陰謀,我方也就據理力爭,寸步不讓,充分揭露國民黨的罪惡,在政治上、道義上爭取主動和勝利,讓全縣人民看清國民黨的本質,最后談判失敗,我方撤出忻縣城,回到董村鎮肖家山革命根據地。
    紅旗飄揚在忻縣城頭
    1946 年6月中旬,為了反擊閻錫山向我解放區的瘋狂進攻,配合晉南作戰,切斷太原和大同之間的聯系,我黨以晉綏邊區部隊為主,晉察冀一部兵力配合,總兵力一萬五千人,在晉北野戰軍司令員周士第的直接領導下,發動了聲勢浩大的晉北戰役,僅用一個月時間,就掃除了大同和忻縣之間的朔縣、寧武、山陰、繁峙、代縣、五臺、定襄等八座縣城,最后在7月20日已將占據忻縣城的閻軍主力團團圍困,并經作戰部署,于7月31日晚22時向忻縣城內發動猛攻。
    當時忻縣城內駐有閻軍5000 余人,城外的匡村、大營盤(現在長征街君華苑)、北關、火車站等地駐有閻軍3000人,一共8000余人的兵力(其中包括抗戰勝利后閻錫山收編的日軍600余人)。由于敵人在城內外修筑有大量工事,且十分堅固,火力可以相互支援,又有美式飛機配合,在忻州城周圍對我軍進行低空掃射和轟炸,再加之我軍又有其他緊急任務,遂我軍連續發動幾次攻擊,都沒有能攻下忻縣城,大部隊遂于8月下旬從忻縣城撤圍。
    1948 年5月底到6月初,與敵軍在忻縣相持兩年的局面終于得到開解:我黨決定迅速解放忻縣城,全殲境內的閻軍。我晉綏六分區地方武裝二十團、二十一團、二十二團等在雁北軍區副司令員孫超群的指揮下,全殲位于忻縣城南30里的麻會鎮守敵一個營;之后取道莊磨地區,迂回石嶺關,進入陽曲縣東南方向的風格梁,一舉消滅這里的兩個連守敵。這樣,忻太路上,忻縣和太原的聯系被切斷,忻縣城內的閻軍完全被孤立起來,陷入絕望。
    負責忻縣駐守的主要是閻軍第39 師,師長劉鵬翔是閻錫山手下的戰將,很有能力,閻對其十分賞識,安排他駐守忻縣城,負責太原的北大門,就足以看出對他的重用。但此時他孤懸忻縣城,時刻盼望救兵到來支持;然而閻錫山這時正和我軍在晉中作戰,根本沒有能力支持他。7月19日,閻錫山在晉中戰役中失敗后,為了保住太原,急忙命劉鵬翔回防太原。7月20日凌晨,劉鵬翔只得帶領在忻縣的守軍8000余人,放棄忻縣城,向南潰退。我軍在晉綏五省游擊司令員張達志的指揮下(孫超群正好調任西北野戰軍第四縱隊任副司令員),調遣六個團,在忻縣城南30里處的豆羅地區(與麻會鎮屬同一地區)設伏,經過數小時激戰,除去劉鵬翔帶領少量殘軍逃回太原外,其余全部被殲(劉鵬翔于1949年4月20日在太原戰役中自殺身亡),忻縣終于在這天獲得解放!五星紅旗飄揚在忻縣城頭,忻縣從此揭開了嶄新的一頁。
    解放后蓬勃發展的忻縣城
    1948 年7月20日下午,忻縣縣委縣政府進駐忻縣城,由原來的晉綏六地委六專署劃給晉中一地委一專署領導。1949年2月,又劃給了太原一地委一專署領導。從此,忻縣人民在黨的領導下,開始了新的生活。
    忻縣縣委縣政府入駐忻縣城后,首先在城內實行軍事戒嚴,張貼告示,組織了城市工作委員會,城防司令部、公安局、物資管理委員會等機構,對整個城市進行了軍管。經過20 多天的整頓,8月中旬,縣委縣政府在忻縣古城火神廟召開了由萬余人參加的忻縣解放祝捷大會。
    從全國解放到現在,70 余年的歷史很快過去了,忻縣人民如今過上了無比幸福的生活。在1983年根據國務院批復,忻縣改為忻州市,2001年又改為忻府區??粗缃窆懦窃?017年4月市區開始修復改造后的繁華,回想著我黨走過的歷程,艱辛而美好的往事歷歷在目。忻州的革命歷史,先輩的豐功偉績,一幕幕浮現,時刻激勵我們永遠前進。為此,我們心潮澎拜,自豪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打敗了強大的敵人,迎來了新中國的建立;自豪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70年的艱苦努力,取得了如此輝煌的成就。這樣的成就,進一步堅定了我們,永遠跟著黨,發奮努力,為忻州的振興,中華的崛起,貢獻出我們全部的力量!

    來源:秀容在線

    相關內容
    男女网站|人人鲁免费播放视频|亚洲ⅴa在线va天堂va|高潮精品呻吟久久无码